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学弟功夫数一流
学弟功夫数一流

学弟功夫数一流

终於考完了,芸婷步出了教室,前些天整天整夜用功的痕迹似乎还留在身上,等到考完才感觉到,肩膀啊、腰啊、手臂啊眼睛啊又酸又痛的,芸婷伸了伸懒腰,该想个办法让这些讨厌的疼痛赶快消除才行。听同学说系上新进来一个学弟,帮人按摩的功夫是一流的,好像雅绢、家玲都去过,一边走芸婷在脑中试想着,她也不是没问过这两个死党那学弟的实力怎么样,可是为什么得到的是完全不同的回答:家玲说那学弟的实力还不错,捏一捏满舒服的;雅绢却是一提到那次的经验就脸红耳赤,追问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,那人的功夫好的不得了,让雅绢整个人都解放了,不过芸婷还是要自己去才知道。怎么会这样完全不同的呢?芸婷想了想,好久才想到答案:那个学弟大概对漂亮一点的女孩比较专心吧!毕竟比起样貌平凡的家玲,雅绢要漂亮的太多,尤其是最近,雅绢也开始打扮了,她开始化妆的那一天,才进教室,就让班上的同学都有惊艳的感觉,连芸婷都对这样的变化觉得不可思议。若是如此,丽质天生,在班上有班花之称的芸婷,学弟会为她尽心到什么程度呢?


  大一的科目早考完了,芸婷问了半天才知道那学弟现在应该坐在校园旁那小溪边,那是他的嗜好,不过从来没有人知道他在那偏僻的地方干什么。


  芸婷坐了下来,让学弟温柔的手在她的肩上轻轻揉捏了起来,真的很舒服,芸婷闭起了眼睛,感觉酸痛像是阳光下的薄冰般逐渐逐渐地融化了,连日的疲惫感涌了上来,微微地嗯哼了出来,全身发软的芸婷舒服的只想睡下去,小溪边凉风微微的吹,草地软软的。


  学弟的手慢慢在芸婷的背上滑动着,芸婷唔的一声,这好像已经不是按摩了吧?可是芸婷一点都没想到要阻止他,那种感觉真的好奇怪,每当那人在芸婷背上轻抚的当儿,芸婷就感到箍着她的套子松了开来,这种感觉让芸婷浑身发软,她蓦地想到,莫非他是在对芸婷的肉体挑逗吗?芸婷口里念着,「不要…别再摸那儿了…不…不可以…拜託…嗯…」但她的声音软软柔柔的,像是浸过了蜂蜜一样,一点都没有阻止他的功用,学弟的手继续动作着。


  当芸婷还沉浸在这种舒服之中,迷迷糊糊时,那人已经开始了非礼的侵犯,芸婷的衬衫解了下来,像朵云一样地飞了出去,缓缓地飘落在一旁,接着芸婷的乳罩也躺了上去,随着那人的嘴在芸婷的乳上开始的吮吸动作,芸婷喘息了起来,呻吟的愈来愈大声,嘴里虽然叫他停下来,可是身体的动作却是不断向他压去,祈求他更落力地舔舐着、吸吮着芸婷耸立的玉峰。芸婷不但脸蛋儿漂亮,身材也是极为出众,高高挺立的玉峰上微绽着粉嫩的蓓蕾,教人爱不释口,再加上芸婷又是那么样的敏感,随着他的口舌芸婷早不由自主地濡湿了,芸婷自然不想让他知道芸婷已经心动了,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呢?芸婷的裙子不知何时也掉了下来,包着芸婷珍密幽径的内裤湿了一大片,尤其是他的手指头正在上头来回抚弄着。玉峰被他时轻时重的吸着、裸背纤腰圆臀任他抚摸,光是这样的动作已经让芸婷忍不住了,芸婷差一点就要向他投降,更何况是私密的珍贵宝境正透过一层薄布被他抚爱着,让芸婷春心大动,幽径中一片湿淋淋。


  芸婷强守着最后一点理性,不让他如此轻易得手,或许雅绢也被他这样弄过,可能还被他干了,所以讲起来时才会脸红,但芸婷的理性很快就崩溃了,学弟剥去了芸婷湿淋淋的内裤,让芸婷赤裸的肉体露在这溪边的草地上,将嘴凑了上去,开始在舔芸婷的私处了,空出的手则滑上了芸婷的上身,那温柔的搓抚竟不比口舌的舔舐差,一寸不失地撩起了芸婷的性欲,芸婷口里虽还强撑着,可是身体早就投降地贴上了他脱光了的肌肉,现在芸婷已是热情如火,连嘴里在说些什么都管不到了,那些早就超出了她的控制。


  「不…不要…不可以…不可以舔那儿呀…啊…别…别摸…不要摸那儿…喔…喔…好…好美…好爽啊…哎呀…不要…不行的…学弟…不可以继续…啊…继续…继续下去呀…别…喔…好…好痒…啊…」


  芸婷再熬不过体内的欲焰熬炼,她拱起了身子,试图将水淋淋的幽径拱上学弟顶在她腹上的淫棍,将胀挺的玉峰贴在他胸口,芸婷放浪了起来,开始胡说八道了。


  芸婷的幽径香香的,有股很好闻的、像是柠檬水般的味道,叫学弟爱不忍释,不断地舔舐着、嗅着、有时还用牙齿微微地擦着,也不知在芸婷身上逗了有多久,当他终於想起要佔有面前这赤裸裸的绝色美女时,芸婷早被他送上了高潮,整个人瘫在那儿,连呻吟声都变的那样微弱,看起来就像登仙了一样,迷迷茫茫的,而学弟久抑的欲焰才刚熊熊燃起呢!学弟微微弓起了身子,让身体离开了她,芸婷朦胧的眼光向下瞄去,登时吃了一惊,也不知那儿来的力气,芸婷一双玉手撑在学弟胸口,「不行…不能那样…那样又大又硬的东西…不能进去啊!」


  「怎么能不进去呢?」学弟压了下来,带着芸婷下身气味的嘴唇贴上了芸婷烫红的耳朵,轻轻舔着,柔声说,「你刚刚爽成这样了,可是我呢?我才硬起来呢!不信你碰碰,它又热又硬,不让它进去我可真难过。把你服侍的这么舒服,却让我这么难过,我岂不是很可怜吗?」


  芸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被学弟逗的光在想他舒不舒服的当儿,芸婷的手被他牵着,轻轻触着了那硬挺的淫棍,芸婷非但忘了缩回手去,还不经意地温柔抚摸着它,等到芸婷发觉时,她的脸儿胀的就像红苹果一样,可是芸婷的手已缩不回去了,她继续搓着,看着那淫棍更形胀大了,烫烫地坠在手中,叫芸婷心惊肉跳,偏又不想放。


  「雅绢…雅绢她们…是不是也被你…」


  「有啊!」学弟轻轻在芸婷身上来回抚爱,他十分了解芸婷已经动心了,「不过对你是特别服务,因为你最漂亮,而且骨肉停匀,肌肤摸起来好舒服呢!」
  「雅绢她…她容纳得下吗?」


  「一开始受不了,弄了很久呢!」


  「那你就…就好好弄吧!」芸婷贴上了学弟耳边,声音又娇又柔又细,刚刚才喘叫过,声音哑哑的好性感,「芸婷一定…一定一开始就容纳的下的。」算是赌气吧!芸婷真的想尝试看看。


  真的,真的好大,芸婷觉得幽径似乎完全被充满了,光眼看还看不出来,直到真正承受到它的威力,芸婷才知道它有多强。学弟那强有力的淫棍慢慢地、确实地插入了芸婷的窄小幽径,要不是芸婷早被学弟玩弄的高潮迭起,幽径里露水潺潺、又滑又腻,他的进入还不会如此方便。光慢慢这么进来,就让芸婷感到幽径涨涨满满的了,要是他开始抽插的时候,芸婷那娇嫩的幽径一定会被割伤的,它就是那么的锐利刚硬啊!芸婷真的好紧张,不过后来证明这不过是多余的杞人忧天罢了,学弟慢慢地动着腰,缓缓地插了进去,良久良久才尽根而入,而此时的芸婷连骨头都酥了,学弟淫棍那火烫的顶端,紧紧贴着芸婷柔嫩敏感的花心,光是那热度就烧的芸婷露水直流了。学弟知道芸婷经验不多,因此暂忍着猛攻的欲望,只是紧紧地插在芸婷体内,淫棍不时的轻轻转动着,好让芸婷适应他的强大。光那热度芸婷就已经受不了了,怎么可能忍的住那花心处传来的轻挑呢?很快芸婷就身子直扭,娇声时作,恳求着学弟的攻势。


  让芸婷这样浪了好久,等到芸婷再次爽了,连骨子里都酥了的时候,学弟才终於让压抑的欲火爆发开来。一阵阵的热力从芸婷的花心处传了上来,让芸婷热情地迎合着,扭着纤腰,尽情地享受着那巨伟的淫棍在幽径中四处钻营的快感,她早就爽了好几次,未曾真箇已销魂了,而今承受着那令她心花怒放的猛攻,叫芸婷如何不爽到骚进了骨子里呢?芸婷泄了又泄,淫露不住绽放,本能的反抗也被学弟的强猛杀的溃不成军,等到芸婷爽的昏了过去,又在他的抽送中醒来,就这样死而复苏、苏而复死了几次,等到学弟终於在芸婷那娇嫩的幽径之中一泄如注,芸婷早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这种前所未有的、纯肉体的舒爽感觉,让芸婷完全崩溃了。


  这一天,光是在草地上学弟就把芸婷干了两三次,而酥软到浑身无力的芸婷,事后被学弟抱了回去,在他的公寓中共赴巫山,等到第三天芸婷回家时,芸婷的幽径早被干的又红又肿,步履艰难,但芸婷的芳心里还是舒舒服服的,爽到透了。两人的肉体关系自然不会就此结束,芸婷很快就陷入了淫乱的深渊,尤其是和雅绢两女一起,一男二女的床上关系,更是令她无法自拔。


【完】